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一寸山河一寸血 一抔热土一抔魂
2021年11月16日 16:11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编辑: 文新

  9月30日,以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长津湖为背景的影片《长津湖》正在热映,票房火爆,由此我想起了作家顾志坤新近创作的以抗美援朝长津湖和第五次战役为背景的纪实力作《阻击英雄沈树根》。

  习总书记曾指出,“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波澜壮阔的抗美援朝战争,锻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也涌现了灿若星辰的无数中国人民志愿军英烈,他们为维护国际正义、捍卫世界和平、保卫新生共和国建立了不朽的功勋,用他们的生命和热血谱写了荡气回肠、气壮山河、彪炳千秋的英雄史诗。缅怀他们,敬仰他们,讴歌他们、礼赞他们,将他们作为时代的丰碑,历史的航标,精神的灯塔,是我们的作家义不容辞的责任。顾志坤的长篇纪实文学新著《阻击英雄沈树根》笔力雄壮,气象浑厚,突拔慷壮,豪气横放,生动展现了以沈树根为代表的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将祖国和人民利益置于最高位置、为了国家和民族尊严奋不顾身的爱国主义精神,浴血奋战、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畏强暴、力克万难、士气高昂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用生命和热血完成祖国赋予的使命、慷慨奉献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诚精神和为追求人类和平与正义冲锋陷阵的国际主义精神。

  古人曰:“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英者,智也;雄者,力也。顾志坤笔下的阻击英雄沈树根,既英又雄,他不仅能打仗,而且会打仗,孙子有“上将伐谋”之说,但这些战争哲学对于已经打响的战争来说,是苍白无力的,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要有勇,敢打仗,腿肚子不会抖,腰杆子不会弯,但战争绝非程咬金抡板斧、鲁智深拔垂杨柳,穷凶极恶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仅供射击的靶子,战场上不仅斗勇,而且斗智,指战员仅有胆量过人,生死之间恐怕就只能靠运气,战友可能就会被其白白送到敌人的枪口之下。所以,顾志坤在塑造阻击英雄沈树根时,心之所至而手亦至焉,一方面着力展现他敢打仗、不怕牺牲的奋勇精神,另一方面又非常注重展现他身上会打仗的成熟的战争智慧、战斗经验。面对穷凶奸诈的敌人和瞬息万变的战争形势,沈树根总是能够对战争的发展和战机都有着精准的判断,进而运筹帷幄,胜券在握。正是他这种出众的战争智慧,无论是在长津湖战役、还是在第五次战役中,他多次带领战友化危为机,化险为夷,取得了辉煌的战绩,也最大地杀伤了敌人,避免了战友们无谓的牺牲。例如,当曹光景和陶必旦弹药用尽,面临敌军即将攻上他们死守的前哨阵地之时,沈树根及时送来了500发子弹和50颗手榴弹;在敌人凭借武器优势疯狂压制阵地上中国兵的火力并企图夺取阵地的时候,他利用阵地地形狭窄、敌军兵力无法展开的有利条件,用多点攻击、移动阻击的办法,连续打退了敌人2次进攻;鹫峰血战中,当敌人企图利用猛烈的炮击迷惑坚守在922.4高地的沈树根排,趁天黑偷袭阵地时,他从敌人东一炮西一炮的炮声中识破了敌人的诡计,击退了已偷偷地爬到了离922.4高地只有30多米远的百余名敌兵;在带领志愿军179团3营8连3排向连队所在地撤退的过程中,敌军在989高地用两个营的兵力将他们包围,沈树根带领3排战士杀出一条血路,尤其是在营救掉队的炮班班长李来顺时,他冒着暴露自己于敌人枪口之下的危险,危中求机,吹响了随身携带的铜质小喇叭,通知并成功营救了战友李来顺;在美军轰炸机轮番对179团祥在洞指挥所狂轰滥炸,藏身在洞内的千余名志愿军官兵危在旦夕的紧要关头,沈树根勇敢地站出来,带领十几名战士冲出洞口,引开敌机,让洞内的战友幸免于难。凡此种种,笔简意足,珍兹片羽,成功刻画了沈树根有大勇、有大智,作为朝鲜战争的中流砥柱的英雄形象。

  文之雄健,全在气势。顾志坤的描绘,英雄气从文间生,顾笔间全有精神。历史告诉我们,战争不仅是物质的较量,更是精神的比拼。没有顽强的意志,没有敢于牺牲的品质,再好的武器装备也不能保证胜利。抗美援朝战场上,志愿军将士正是靠着向死而生的英勇决绝,震慑了凶恶的敌人,形成了让敌人胆寒的伟大气概,作品充分展现了志愿军将士的这种冲天的伟大气节,怀情而激响,悲壮而断肠。长津湖战役的黄草岭阵地上,志愿军将士成建制地被冻僵:“一百余名志愿军战士全部手持武器,睁大着眼睛,目视前方,呈战斗队形俯卧在由冰雪堆起的工事上,在他们紧握的枪身上,有洁白的冰凌垂下来,闪着晶莹的银光。这些战士成了一个个冰雕!”门岘阵地战中,180团3营7个班将士最后仅剩2个班幸存,同样是180团1营2连、3连与179团3营8连1个排共7个班的将士在门岘以南1081高地,弹尽粮绝,全部牺牲,战友们在打扫战场时,烈士们仍紧握枪杆,面向敌方,刺刀见血,手指上挂着手榴弹的拉线圈,而沈树根所在的排,48名干部战士,最后只剩下了6个人……这是何等悲壮的画面!这样的情节、这样的场面让石人也会垂泪。顾志坤这里的刻画,钢少气多,文字皆从肝肺间流出,惊心怆魄,回肠荡气,格调激越,成功地展现了志愿军将士以血肉之躯构筑起铜墙铁壁般防御阵地,气壮山河、视死如归、惊天地、泣鬼神的气魄。

  将英雄志和战争史有机结合在一起,叙事工绝,既致工于作,又致工于述。金圣叹在评《史记》与《水浒》时曾说:“《史记》是以文运事,《水浒》是因文生事。以文运事,是先有事生成如此如此,却要算计出一篇文字来,虽是史公高才,也毕竟是吃苦事。”金氏的“以文运事”之说可谓深得纪实写作之玄机,尊重事实,厘清事实,在事实的基础上算尺寸,掂斤两,讲剪裁,布位置,树精神,是纪实写作的首要之务。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极其复杂,朝鲜战争的态势,波诡云谲。此战未结,彼战又起,东线突围,西线出击。这些都决定了沈树根的英雄经历,曲折跌宕,如何在一个宏大的战争史断面中展示战斗英雄的光辉人生,确实是对顾志坤才力和胆识的一种考验。但在作品中,他知难而上,勇于克坚,文势错综尽变,交互联络,韬束不迫,骀宕不奔,收摄自如,成功地将英雄志和战争史熔铸在一起,在恢宏的历史画面中有点、有线、有面、有体,翔折悲壮,笔墨淋漓,有括有放,立体纵深展现了气势浩荡的朝鲜战争和鲜明生动的英雄形象,有力地彰显了沈树根和广大志愿军将士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以无往不胜的英雄气概、坚韧不拔的革命毅力、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克服了朝鲜战场上地理环境的险恶,武器装备、敌我力量的相差悬殊等各种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击碎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打出了中国人民顽强不屈的英勇气节,以他们的血肉之躯铸造了一道捍卫和平和正义的钢铁长城。正是如此,作品始终激荡着昂扬向上的奋发精神,奏响了一曲革命情怀、英雄史诗和爱国主义交相辉映的时代交响乐。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200026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200128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