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我的父亲
2018年06月19日 11:24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马永灿 编辑: 孙昭

  父亲是独子,自幼丧母,在家境不错的爷爷膝下,过着安逸的生活。父亲这棵独苗枝繁叶茂,生养了我们五儿二女。从小依赖爷爷的父亲,面对众多的我们,却表现出了作为父亲的担当和自勉。父亲性格内敛,说话不多,与母亲一起艰难地经营着这个家。父亲从来对我们儿女羞于提什么要求,而对自己有时则近乎刻薄。这一点在我刚成家、遇到困难时表现得尤为明显。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于我承担了家里造房子欠下的大部分债务,加上自己刚结过婚,尽管我在绍兴钢铁厂有稳定的收入,但当时的债务数量让自己压力山大。父亲也为我捏一把汗,对我背负如此压力流露出一份体恤。我感念父亲能体谅到我的实际困难,但却想不到他会有异乎寻常的举动。

  一次我休息回家,给父亲带了两瓶普通的酒。父亲自幼跟着爷爷喝惯了酒,几乎嗜酒如命。然而,渴念杜康的他却极难有举杯的机会。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我送去的两瓶酒,他居然拒收。他说:“现在家里经济都不宽,我想把酒戒了,这酒还是送你丈人好了。”我说,喝这么一点小酒用不着戒的,丈人那里我自会安排,不用你操心。

  回厂时,他叫我带了一大袋蔬菜回来。待我把菜拎回宿舍,才发觉两瓶酒藏在里面。

  有个大热天,父亲满头大汗地给我送来新鲜蔬菜和咸菜。那段日子久晴不雨,市场里难得见到叶菜,而父亲靠着他的勤劳,硬是在酷暑天,种出一茬小白菜,说自己吃也好送人也好,市场里不一定能买到这样的菜。父亲回去时,我想给他10元钱,让他买酒喝。可他硬是抓住我的手,不让“票子”接近他的口袋。父亲个子大,力气自然也大,我弄不过他。我陪着父亲送到厂门口,想趁人多父亲不便推辞,好把钱给他。结果父亲不忌这个,依然坚拒,两人推来搡去,倒把我刚穿上的新工作服扯掉了两颗扣子,钱仍旧还在我的手上,弄得我只好无奈地笑,也引得在旁的几个同事忍不住笑。

  记得1983年,我当时的经济情况在妻子帮助下,稍有好转,但依然欠着不少债。那是初夏,天气时晴时雨。一天下班时,有位老乡跟我说,你爹来了有什么好招待的呀?我愕然,问:“什么我爹来了?”他说你爹没来你这里呀,大前天我在五云门河边的船上,与你爹打过招呼的,说是队里叫他来收灰的。我撇下老乡赶紧向五云门跑去,但河里空无一船。我急忙走进一旁的理发店,向我熟识的那位大娘问:“大娘,你可看到有条收灰的船在这里停过?”她说:“停过的,有三个人,刚刚一个钟头前灰收满回去了。”这时,我的脑子迅速闪过一组镜头:65岁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在这条船上三天两夜,白天忙碌收灰,晚上蜷缩在船舱,有时夜间还下着雨。儿子近在咫尺,父亲却怕花儿子的钱而苦熬三天。此时,我跟大娘连个告别程序也没有,扭头就走。只因自己已忍不住泪水滂沱。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