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笔谈
鲁迅和上虞
2018年06月19日 11:23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徐家良 编辑: 孙昭

  鲁迅指名要购上虞茶叶

  在鲁迅上世纪30年代的日记中,经常有购买上虞茶叶的记载,特别是每年五六月,当上虞新茶上市的时候,鲁迅总是托周建人夫妇从乡间购茶,而且每次竟增至二三十斤。难道这是因为鲁迅的饮茶量剧增了吗?不是。1935年9月9日的鲁迅日记道出了其中的奥妙:“以茶叶一囊交内山君,以施茶之用。”

  内山君指的是日本人内山完造,当时他在上海虹口公园附近开了一家“内山书店”。鲁迅出版的书籍以及当时进步青年创办编辑的刊物,常常托内山书店出售,鲁迅也抽空到内山书店与老板内山君叙谈,有时也借书店接待来访客人。根据内山完造《便茶》一文的介绍,原来在盛夏时节鲁迅跟日本友人内山完造合伙,专门在内山书店门口设置了茶桶、茶杯,鲁迅供应茶叶,内山完造供应开水。当人力车夫和其他劳动者头顶烈日,脚踩滚烫的路面,劳碌奔波,渴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时候,就可以在这里解解渴,得到短暂的休憩。这就是鲁迅指名购买上虞茶叶的起因。

  上虞茶叶生产有悠久历史,据记载,早在汉代,县内东南山区已有叫作“大茗”的野生茶树。至唐代开始人工栽培和加工茶叶,北宋崇宁六年(1102年)曾设官办茶场,明嘉靖、万历年间,丰惠后山凤鸣山茶及鹑鸪岩茶均为当时名茶,尤以覆卮山的“白毛尖”最负盛名。清顺治、康熙年间,所产本色茶芽,“贡熙”珠茶被列为贡品。鲁迅在上世纪30年代之所以多次托人指名要从上虞购买茶叶,除了上虞隶属绍兴府治地,鲁迅与上虞之间,总有一种割不断挥不去的乡亲之谊以外,上虞茶叶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已负盛名,质量上等,价佃便宜,誉传上海,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鲁迅为上虞女佣打抱不平

  鲁迅住在上海横浜路景云里18号的时候,突然有一批流氓闯到他租居的寓所里,借口要抓从上虞乡间逃到上海来的一个有夫之妇,随后又有被无赖把持的上虞同乡会的人出面索人。当时鲁迅家里确实雇有一个叫王阿花的佣人,是上虞章家埠人,嗜赌成性的丈夫经常欺凌她,甚至在赌友面前扬言要去卖掉她(这与鲁迅《祝福》中写的祥林嫂有点类似)。王阿花因为忍受不了丈夫的凌辱,有一次,她趁丈夫不在家逃往上海。当时,鲁迅的儿子海婴刚出生,想请一个女佣。经同乡介绍,王阿花就到鲁迅家中帮佣。她出身农村,为人老实,手脚勤快,鲁迅和许广平很欢喜。不久,王阿花的丈夫打听到妻子下落,纠合若干不三不四的人前去取闹。鲁迅挺身而出,严厉斥责了上门闹事的流氓的不法行径。他在11月8日《致章廷谦》的信中,比较详细地提起了这一件事:“月前雇一上虞女佣,乃被男人虐待,将被出售者,不料后果由许多流氓,前来生擒,而俱为不佞所御退,于是女佣在内不敢出,流氓在外而不敢入者四五天,上虞同乡会本为无赖所把持,出面索人,又为不佞所御退,近无后文,盖在协以谋我矣。但不佞亦无善法,只好师徐大总统之故智,听其自然也。”(见《鲁迅书信集》上卷,第238页)

  上虞自古隶属绍兴,今乡亲有难,理当代打不平,这是鲁迅先生一贯的脾气和做人的本分。他在1920年创作小说《祝福》中,就以满腔的忧愤和无限的同情,塑造了一位中国文学史上永不磨灭的妇女形象——祥林嫂。他在为祥林嫂“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也希望社会各界“引起疗救的注意”。

  这样,鲁迅当然要为上虞女佣打抱不平的,并且他已做好“准备吃官司”的打算。

  幸好当时在上海同乡会有一位任职的上虞同乡魏福绵,他为人正直侠义,当他知道鲁迅受了同乡流氓的气后,忙参与调停。最后以鲁迅垫付赎身费150元,由魏福绵经手,了结此事。

  历史虽然已过去,但鲁迅先生出手帮助上虞女佣打抱不平的事情,在上虞、绍兴,乃至上海,一直传为佳话。

  鲁迅《故乡》中的闰土是上虞人

  《故乡》是一篇脍炙人口的短篇小说,小说中的人物闰土是一个艺术典型,正如鲁迅说的,“人物的模特儿也一样,没有专用锅一个人,往往嘴在浙江,脸在北京,衣服在山西,是一个拼凑起来的角色。”(见《我怎么做起小说来》)鲁迅也说过:“……向来不用一个单独的模特儿的。”(见鲁迅《<出关>的“关”》)这些说明,小说中的闰土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典型,其模特儿时用过多个的,不是专用一个人的,但不能否认闰土这个“角色”基本上是取材于一个地道的上虞农民“模特儿”的。

  据说,“闰土”本名章运水,鲁迅在小说中把“土”代替了“水”字,“闰”“运”是同音的,也替换了,他的父亲名叫章福庆,是道墟乡杜浦村人。(参见周遐寿《鲁迅小说里的人物》)“闰土”的孙子章贵(曾任绍兴鲁迅纪念馆馆长)这样回忆:那时“全村有三百五十多户人家,村子靠近曹娥江,即当地人所说的‘海边’。村东北是一片平坦的沙地,村东南是大块水稻田,村西有座不大的山,叫青山,也叫称山。杜浦村不但产大米、杂粮,而且还产棉花、络麻和瓜果。”(见《“闰土”子孙忆家史》)“闰土”的父亲章福庆,孩子们叫他“庆叔”,小名阿庆,也称章庆或章阿福,既种地,又是手艺人。他擅长竹作,村里人都叫他“竹作阿福”,他也帮助周家编制过竹箩、竹篮等家具,现在绍兴鲁迅纪念馆里还保存着他亲手编制的一只竹篮和一个饭罩;现在参观鲁迅故居时,厨房对面的一间小屋还展览着“闰土”父亲当时做竹工时的情景。晚年周作人曾忆及当年章福庆干活的情景,印象仍是那样清晰,那样新鲜:

  庆叔是个农民,但他又有一种手艺,便是做竹作。在晒谷以前,他有好几天要作准备,做补簟工作。把竹簟的破缺霉朽的地方拆去,用新的竹篾补上,似手很是简单单调,可是看得很有意思,不但将小毛竹劈开,做成篾片,工序繁多,就是末了蹲在簟上,拿那个扁长的铁片打诊,抽去烂篾,补上新的,仿佛有得心应手之妙,看了很觉得愉快。

  周作人的回忆一点也不错,每当逢年过节或者收租晒谷的时候,他常到周家帮忙。有时撑着“出畈船”取走稻草灰,值祭的年头帮周家看守祭器,这些都是实有其事的。周作人在《知堂书话》也有提及:“在三十多年前家里有一个长工,是海边的农夫而兼做竹工,那时他给我们讲的野兽故事是多么有意思,现在虽然大半记不得了,却是怎么的生动的存在着。”这里讲的长工就是“闰土”的父亲章福庆。不过鲁迅在《故乡》中塑造的闰土,已经把章运水父子的特点集中起来,不是“专用一个人”而是用艺术创造的典型化手法,把许多个“闰土”的特征集中在一个闰土身上了。明显的例子,如鲁迅在回忆散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曾描写过闰土的父亲在雪天捕鸟的情景,在小说《故乡》中却转借为闰土捕鸟了。

  据“闰土”的孙子回忆爷爷时说:章运水也叫“竹作阿水”,像他父亲一样,也有一手好手艺。他,中等个子,黑油油的脸,头上留着一段短发,早先也有辫子,以后剪掉了,后来改剃为和尚头,他经常赤脚,有时穿草鞋,有时戴顶毡帽,雨天或夏天戴小笠帽,平时常穿一件用老土布缝成德蓝色或黑色的大襟衣裳。他不多讲话,埋头就是做,挑土、摇船、捻泥、晒谷、揢鱼,百样农活会干,力气又大,是一个“上岸会挑,落船会摇”的结实勤快的庄稼汉,村上人都亲热地喊他“水大爹”。家里只有六亩薄沙地,父亲死后,爷爷挑起了一家生活重担,尽管起早摸黑地干活,还是养不活一家人,正如《故乡》中写的……

  道墟原属绍兴县,1954年划归上虞县,现在为道墟街道,杜浦成为一个村。鲁迅的大阿姨嫁到道墟肖金,他从小喜欢到道墟来做客,所以对道墟人的关心就像关心自己的家乡人。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