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浙江要闻
浙大好教师:百万永平奖从不是目标 最大动力是学生
2018年06月07日 13:15 上虞新闻网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浙江在线记者石天星 通讯员 杨佩佩 编辑: 陈黎超

  浙江在线6月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石天星 通讯员 杨佩佩)浙大永平奖教金无疑是当今国内高校中最具知名度的教学大奖,2011年,浙大校友段永平和夫人刘昕捐资设立“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连续20年每年嘉奖8位教师,其中“杰出教学贡献奖”1到2位,奖金每人人民币100万元,“教学贡献奖”每人奖励10万元,“教学贡献提名奖”每人奖励5万元。自2015年9月起,“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更名为“浙江大学永平奖教金”。每年,百万大奖“杰出教学贡献奖”花落谁家,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从2012年算起,浙江大学永平奖教金已评出6届,今年5月4日至5月14日期间在进行网上投票的是第7届。按照惯例,代表浙大八大学部出征的8位杰出教学贡献奖候选人,只要票数在前四位,就等于过了“投票关”。每届评出的杰出教学贡献奖获奖教师通常只有一位,而2013年的第二届是唯一有两位老师获奖的一届——浙大数学科学学院的张振跃老师和电气工程学院的姚缨英老师同时获杰出教学贡献奖,去年该奖项则是空缺。今年百万大奖如何评出,依然有很大悬念。

  永平奖教金设立者段永平说过,设立奖教金是值得做,同时也是他非常愿意做的一件事。在他看来,大学教师应该用更多的精力去关心学生的成长,但在这方面,目前已有的奖励和鼓励措施还太少。大学要尽一切力量褒扬优秀的师德师风,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那么,浙大永平奖教金对于激励浙大教师重视本科教学,作用究竟有多大?除了百万元重奖一线教师,浙大还有哪些评价机制和措施用于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在浙江大学进行了走访。

  好教师享受教学,不为功利

  “我喜欢教学,语言类的课讲究教与学的互动,你用心教学的话,每节课上都能看到学生们的反应,得到学生们的认可,内心里是很开心的。”1974年出生的方富民是迄今为止获浙大永平奖教金杰出教学贡献奖的最年轻的教师,他1997年进入浙大任教,开设了大学英语通识课、荣誉课程等多门课程,年平均课时460余学时,教学评价接近全优。

  2010年,浙江大学实行了以教师岗位分类管理为主要内容的人事制度改革,其目的是要缩小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约2/3的教师进入教学科研并重岗,同时根据国内实际,又设了另外两类岗位:一类是专注教学的,比如外语、体育、思政等公共课教师;另一类是专注研究的,主要是针对一些高水平的引进科研人才和以参与重大科研项目为主的教师,各占教师岗位总数的5%左右。这三类都归为学术型岗位。方富民就是约占教师总数5%左右的教学为主岗的教师。

  2016年,浙大开展第五届永平奖教金评选,方富民从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的近200名教师中脱颖而出,作为候选人上报学部,紧接着又代表浙大八大学部之一的人文学部成为角逐杰出教学贡献奖的候选人,经全校教师、全体全日制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投票,以及由浙大校长、分管教学的副校长、院士代表、国家级教学名师代表、学生代表、校友代表所组成的永平奖教金审评委员会的讨论研究,最终确定为该年度永平奖教金杰出教学贡献奖的唯一获得者。在教师节表彰大会上,浙大党委书记和校长为永平奖教金获奖教师颁奖。

  方富民谦称自己能获奖是“运气”,但当他的教育思想自然流露时,你也会被他身上纯粹而充满理想主义的师者风范感染。“当你投入教学的时候,你肯定是很享受这个过程,你不会考虑那么多。至于能不能得奖,能不能晋升职称,老想着这些就太功利了,肯定是不好的。我的学生就是我上好课的最大动力。”他说。

  教授要给本科生上课,严格要求

  除永平奖教金之外,浙大还有覆盖面更广的“优质教学奖”,一等奖10名,每人奖励5万元,二等奖100名,每人奖励2万元,评选办法规定,候选人年度教学工作量需在同类岗位教师中处于前1/3左右、教学质量优良。此外浙大还设立了“竺可桢奖”(每年一名,每人奖励10万元)、唐立新教学名师奖(每年10名,每人奖励5万元),以及明确规定将20%的名额留给年轻老师申报的教学研究项目。

  然而,随着大学对于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性日益增大以及高等教育全球化的不断推进,世界各国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之间都在开展激烈竞争,以获取更多资源。这给大学带来了巨大的科研压力,教师也更愿意从事显示度更大、回报率更高的科研工作而不是教学工作。美国当代杰出的教育家欧内斯特·博耶(Ernest L·Boyer)曾指出“重科研轻教学”是一种偏差,“我们把研究看成‘机会’(opportunities),而把教学当作‘负担’(load)”。

  如何将更多的注意力和资源给予多样化的教学以及改善活动?设立教学奖,在教师的职称晋升中强调教学,是当今研究型大学的普遍做法。

  高校肩负着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国际交流合作的五大职能,浙大实行教师岗位分类管理的人事制度改革,就是为了让教学科研人员能够把培养学生作为自己最核心的工作,鼓励一批人能够潜心从事重大科学问题研究,同时,让一部分人能够专心从事社会服务,为社会创造价值。

  教学科研并重岗要求这些教师在完成高水平科研工作的同时,必须完成规定数量的课程教学任务。所谓的高水平科研,不再是简单地看科研经费多少和发表论文数量,而是要以标志性成果和学术影响力为尺度。同时,这类教师一定要上课。

  浙江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苏德矿是2014年第三届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杰出教学贡献奖获得者,作为教学为主岗的教师,至今还每周要给本科生上10节公共数学基础课,“我经常说,给浙大的学生上课是一种享受,因为上课时很配合你,该提问时提问,该讨论时讨论,他们表达清晰,不怕出错,才华挥洒。”

  苏德矿1988年留校任教至今,在他看来,浙大学生的学习态度一直没变,而浙大的老师绝大多数都是负责任的、严厉的老师。“浙大的老师都是名校博士、博士后毕业,有的还是已经在世界名校工作过几年再回来的,他们都是认真刻苦学习才能走到今天,不会想去讨好学生,因为知道讨好是一时的,让学生学到知识才是真正爱护学生,只有对学生严了,学生才会下功夫认真学。”

  践行教育宗旨,立德树人

  何谓大学?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世界上的研究型大学就普遍受到本科教育被严重忽视、质量问题突出的社会批评,社会公众和一些学术领袖都强调,教育教学而非科研才是大学的第一要务,本科教育对于所有大学,都应处于核心地位。

  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王岳飞是2015年第四届永平奖教金杰出教学贡献奖获奖者,他从2001年开始担任本科生班主任,他有一项绝活,就是背学生的名字,不管是几十人还是上百人的课堂,上课时不看点名册就能把学生的序号和名字对上。

  “我能得奖主要是因为我当班主任。”对于如何管理大学生、如何和大学生沟通,王岳飞有一套自己独到的办法。他要求大一学生每天要做到“三个一”——每天早上6点起床跑步,男生2000米、女生1200米,每天早上背诵1小时,晚饭后到夜自修的这段时间,花5-10分钟写篇日记回顾一天;他还要求学生以星期为一个周期,制定每天的作息时间表,即使是睡懒觉都可以,只是要参照时间表执行。作为教学科研并重岗的老师,他给本科开过18门课,学生给了16门优、2门良的好评。

  “我喜欢做老师,喜欢上课,我做老师很有幸福感。”王岳飞说,他基本上每年都要给浙大的本科生班主任做培训,他传授的人生信条是“照顾好身边人是我们的事业”,而学生就是身边人。

  在他所带的班级,每两周举行一次主题班会,学生可以谈爱情、生命、理想、幸福或时间管理,都可以;他还建立了“一对一”学生联系制度,把全班30个学生分成1到30号,每个月对应日期与学生保持联系,不拘形式,电话、短信或是微信、邮箱都可以,只为全方位地了解自己的学生。

  “学校的本质不是又拿了多少科研项目、发了多少论文成果,而是应该归结到教育。”教育专家熊丙奇曾经一针见血地对高等教育提出批评。

  什么是教育?教育最不应忽视的内涵是促进学生在认知、情感、责任感等方面的发展。在浙大永平奖教金获奖教师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浙大对践行教育宗旨的教师的鼓励。

  作为老师,是要选择偏向于对学生更有利的教学层面,还是注重看上去对自身更有利的项目或者论文成果等?在熊丙奇看来,这才是大学重奖一线教师现象背后的叩问。“奖励这些一线老师确实应该,但不是奖励了就完事了,依靠奖励能够改变的毕竟有限,更重要的是要改变目前对老师的评价体系,让更多的老师能够摆脱论文职称之类的束缚,不忘教育的初心,这才是我们更应该去做的事情。”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