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梦里花落知多少
2018年03月15日 10:00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孙 丽 编辑: 任晓燕

  梧桐一叶而知天下秋。秋终究是来了,而且渐渐地深了。江南的秋来得慢、去得缓;淡得妩、深得媚。就看那一叶飘落下来的梧桐叶,在风里把行人的心和魂都销得浓酒不知残醒那种欲罢不休的时候,她才悠悠地落在地上。使然,我是一声沉沉的叹息重重地落在地上。秋总是这样的,无端地使情怀有些许的伤感、些许的苍凉、些许的无奈,大抵是寒意与凉风所致,抑或是萧条的景象感染。

  秋不是花,可以悦目地赏;秋不是酒,可以微醉地品。如果品尝秋,那是况味一种心情,或者在秋里湿润一下自己久违的情怀。于是,与兰一起挽着手,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纷纷繁繁的声音,驻足在北山路上。印象中的北山路人迹稀少,静得可以闻得到空气荡漾的声音、静得可以融合在大自然风景的领略中,似乎最喜欢北山路了,但是,今日的北山路,却是满了嘈杂,还是嘈杂……潜意识,总是多了一份失去清闲的遗憾、少了一份舒适的惬意。虽说是深秋了,游人依旧如织。遥看,青山如黛、湖水粼粼、白缇如绫、断桥未断……尽收眼底的依然是妆成一片的浓、淡得一片的抹。西子相宜,妙在一个字:总!寂静是美,总;轻柔是美,总;淡泊是美,总;浓得总、淡得总。总之,最嘈杂和纷繁的一切似乎都落进湖里、沉入湖底,然后便是静得湖水都没有了言语;总之,在这个西湖堤岸一站,也成了一树的杨柳,随风飘舞的心境微漾着,且默了滔滔的言语,且隐了恻恻的情怀,且舒了怅怅的心情……

  不远处,椅子空落了座位,看游人们匆匆而行,无意于它的孤寂,便与兰怡然而坐。这片刻的舒适顿时渗透全身,落得一心悠闲再看西湖。兰说,真多的鱼。顺着她的指点,迷津在那一刻豁然:“真多的鱼”近在眼前,确切地说近在脚跟前,俯身一看,奇得惊讶:一指长的鱼几百条,几乎是一样的纤长,几乎是一样的青色,在荷根之间悠然自得地穿梭、忙碌,时而彼此亲吻面颊、时而追逐那细细长长又浅浅的水草。荷花已经凋谢,荷叶在秋风里残得没有了绿意,如老去的年华密匝匝的一片,如果不是这鲜活的小鱼儿穿梭其中,那般的憔悴真不堪这曾经就是那“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可以碧天映日的荷花了,又是一番叹息,叹息时光的瞬间与无常,竟然留不住美丽的生命年华,岁月何尝不是如此?

  兰撕橘子,橘子水染黄了她纤细的手,她一洒,小鱼儿跟着欢、跟着跳、跟着追、跟着跃、跟着抢,有趣极了;我揉面包,揉得碎碎的,把心里的柔情也揉碎,揉碎了一池的涟漪和残荷的梦,却是那荷的根系魂牵着旧日的时光,有一份别样的沧桑与悲凉了。兰说,不要看那已经灿烂过的荷根了,这小鱼儿多可爱啊。是啊,生命就是这样的:灿烂的时候,如花一样;辉煌的时候,喝彩和掌声稠密得七分鹅黄、三分嫩绿,都是鲜艳、光亮,哪知得后来的光景;衰败的时候,恍然明白门庭稀落草蒿生,人生得一知己叙叙旧、微微醉、娓娓道、侃侃聊是多么难得。却是如这荷根,必有人恨,恨这荷根败了这美景的雅致、这美景的秀丽,哪晓得这荷根连着荷根、这荷根连着生命的泥土。

  哦,这么多的小鱼儿,别处没有看到,怎么这里这么多啊……恍然明白自己走神了,在我们的四周,围着一大群的人纷嚷着说。宁静就这样被打破了,因为这小鱼儿。我又想,事物真具有两面性,这可爱的小鱼儿给我们一份别样的生动、生机和享受,但也破坏了我们沉静的心。如此,显赫的后面是不是孤独呢?贫穷的另一面是不是富有呢?咸菜泡饭是不是一份甜美呢?上帝总是公平的,否则就没有红颜女子多薄命一说,否则也没有千里马常有、百乐不常有一论。对每一个人而言,总和起来一定是平等的。

  想当年,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留下了名垂千史的苏堤。苏堤千娇百媚:杨柳吐翠、桃花灼灼、玉兰吐絮、樱花俏俏、芙蓉盎然、桂花飘香。千娇百媚集一堤,芊芊的苏堤美不胜收、妙不可言。但是,秋风横扫残卷后,千娇落尽、百媚散尽。我似乎更喜欢秋风横扫后的苏堤。谁说不是的呢?这苏堤是否是苏东坡曾经遭诋毁的伏笔?苏东坡毕竟是苏东坡,被贬黄州,《念奴娇·赤壁怀古》居然把黄州吟成为了世界瞩目的焦点;苏东坡毕竟是苏东坡,狼毫一挥,苏堤成为了千古不朽的历史丰碑!这何尝不是人生失去冠冕后的冠冕!苏堤,在此处遥望,是望不到的。只是,想起了苏东坡,苏东坡在海南儋州的时候,特别是在秋的时分、在孤寂的时候,他是否会想到日后西湖的景中有他人生辉煌的一幕?如今,却是满了熙熙攘攘的匆客,来这一条路上留下转眼间消失的足影。特别,是在瑟瑟的凉风里,足迹还没有来得及温暖路面立即冷却的这一条路上,谁能够留下生命的足迹呢?

  苏东坡作古了,苏堤成为了后人的怀古地、念故处,这又何尝不是得到呢?像今日,我们是来看秋的,却想起了苏东坡。但是,秋走了,有谁来怀想它呢?秋走了,没有了踪影、没有了气息、没有了声音。假如有歌谣和诗作留下,那也是文人墨客的情怀借秋吟唱。这又是属于人的,而非属秋也。

  悲凉来自秋,秋又惹了谁?凉就是凉,偏偏非得修饰一个伤感的字“悲”,那么的多愁善感,那么的痛彻心扉,何愁不是的呢?确实,有时候,秋的这份缠绵的凉让人难以自制地颓废,难以自拔地沉沦,但又有一股催人奋进的激昂、意志和力量,这大概就是秋的魅力吧。实质则非悲也,而是一种情怀的渲染!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