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有个村子叫纸坊
2018年03月15日 09:59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作者: 史济荣 编辑: 任晓燕

  小时候,老家有位邻居大嫂,大人们都称她“纸坊里人”,所以我很早就知道有个叫纸坊的地方。长大后,知道纸坊是丰惠的一个小山村,现属于双溪村,还知道“纸坊”之名来源于“造纸作坊”,古人曾在此砍竹造纸,使这个山村更披上一层传奇和神秘,也让我充满了向往。

  春意融融,梅花初绽,朋友们相约去纸坊赏梅,使我有机会涉足这个神秘的地方。尽管天公不作美,霏霏细雨从未停歇,但我们的热情不减,按原计划向纸坊进发。

  车子到达丰惠双溪村,又随导航的指示,折而向北,缓缓上坡。我环顾窗外,见路的左右各有一条山梁,像热情的主人伸出的胳膊,欢迎着山外来客。不一会,两山似乎往后各退了一步,腾出一块平缓的山谷,用来安置人间烟火,纸坊村就坐落于此。下得车来,但见群山四合,云绕雾罩,烟雨朦胧中的小山村仍披着一块薄薄的纱布,宁静,安详,不失端庄。我深吸一口气,湿漉漉的空气中似乎有股特别的味道,清新、纯净,略带些芳香。

  恭候多时的友人迎上来,叫我们快进屋避雨,喝一碗茶。我拒绝了这份盛情,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村子,了解所有感兴趣的事。于是,在友人的带领下,我们冒着细雨,在村里到处转悠。

  纸坊村目前有50多户人家,房舍高低错落排布在山坡上,村道随着山势蜿蜒起伏。这里很少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较好地保存着旧时的景物,石叠的、泥筑的房子抬头可见。我看到了久违了的竹篱笆,看到农家栽种的一片片蔬菜,还看到村边的农田里种着以前常见而现在难得一见的大片草籽,这些都让人特别亲切。我相信,每一个到纸坊来的人,都会有回到梦中老家的感觉,让浓浓的乡愁有所寄托。

  要说纸坊村与众不同之处,那无疑是此时遍地开放的梅花了。溪涧边、小路旁、屋角里,东一株,西一棵,到处点缀着梅树,梅花跃上枝头,俏丽地绽放,就像捉迷藏的孩子调皮地喊着,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过小石桥,路边有只大水缸,缸边也有一棵虬枝纵横的老梅树,枝上梅花朵朵,或花瓣伸展,开得灿烂奔放,或花蕾如樱,含苞待放,令人驻足观望,流连忘返。

  潺潺溪流边,一棵梅树伸出臂膀,花枝遮住了溪边的石埠,花影倒映在水中,让人想起“疏影横斜水清浅”的句子,似乎为这一咏梅佳句作出了形象的诠释。

  梅花最动人处,除了凌寒傲雪的坚韧品格,还有历经苦寒而孕育出的那份清冽芳香。虽说因纷纷扬扬的细雨,抑制了梅花的馨香,但站在花丛下,仍有幽香飘散,使人神清气爽,如饮甘醇。待晴日,纸坊村将氤氲在淡淡的清香中,暗香浮动,香溢四野。

  村后的小山坡,是观看村容最佳处,凭高而望,不大的纸坊村尽收眼中。而那里更植梅无数,从花丛中往下望,粉墙黛瓦,鳞次栉比,在花影中若隐若现。如果说纸坊村房前屋后栽种着梅花,倒不如说纸坊村是梅花丛中镶嵌了几间农舍。

  丰惠是青梅之乡,我也曾去几个村观赏过梅花,相比之下,野外赏花我觉得还是纸坊最好。青梅的品种都差不多,但纸坊村除了植梅面积大,满山遍野都白茫茫一片,使人置身于梅的世界、花的海洋,更在于其山形起伏多变,有缓坡,有平地,保持着原始的风貌,使得梅树也千姿百态,各具特色。群友们在梅树下留影,不管从哪个角度,都有梅枝衬托,有梅花映照,梅与人共笑,人跟梅同美。

  当年,农民种植青梅,为的是卖梅子挣钱,如今梅子的经济价值下降了,而其观赏价值却升高了。昔日的经济作物如今成了观赏花卉,这是浴火重生,华丽转身,更是观念的转变、境界的升华。其实,很多农作物都能实现这样的转身,如梯田上的油菜花、地毯似的草籽花、大片起伏的麦浪、沉甸甸的稻穗,都可以开发为观光资源,每个季节都有,而这方面,纸坊村具有明显的优势。

  纸坊,一个远离都市的山村,一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这里层峦叠嶂,涧水清澈,物产丰富,难怪古人会选择此地开辟造纸作坊。说起这个,如今仍可在溪流水选择合适的位置,架起水车,装上水碓,复原当年造纸的场景,既为纪念古人的壮举,也是难得的旅游资源。

  纸坊之行终归短暂,但足以让我们发现一个好地方,留下好印象。有那么多天然资源,如加以充分运用,我相信纸坊将成为更多人的向往。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