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2018年的第一场雪
2018年03月08日 09:18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金慎言 编辑: 任晓燕

  去年下半年,在友人的“怂恿”下,我欣欣然把公诸报刊的一些乡土小文,结集付梓,亦算是坎坷一生至八秩的一个句号。而为我作序的高志林老师,却把他的“序”早早地刊在《上虞日报》上,于是网友、同事、学生纷纷来电索书。迫不及待的我接到样书后,向出版社撒谎说:“我新书首发定为2018年1月30日。”实际首发时间却在2月3日。出版社的李闪,一个通情达理而尽责的好人,她看我这么急,亦造假向印刷厂说;“作者金慎言的《山乡絮语》首发时间为1月27日”。人撒谎,天公道,发货时日却穿进了针线眼——2018年的第一场雪。

  2018年的第一场雪在我住地丰惠是1月26日下午3时开始的,茫茫阴沉的天空开始雪花飘飞,既而像筛糠似的纷纷扬扬。不一会,屋顶白了,街路也微微泛出白色。6时许,夜幕垂下,平时车水马龙的人民路好像封道一般,路灯迷蒙,难见一辆车子驶过,连一个撑伞的行人都没有,街静寂无声,店铺早早地相继拉下了卷帘门,可我的心忐忑不安。突然,手机响起:“喂,金老师吗?我是杭州出版社送书的,杭州雪很大,路况很差,大概晚上10时后到达,您方便吗?”我真想如实相告,天晴了再送吧,可我不能“出卖”李闪,她上午来电叮嘱:金老师,印刷厂下午跟你联系时,你一定要说首发时间为1月27日,千万记住。我踌躇片刻,脱口说:“好,车慢慢开,安全第一,迟一点没关系,我等着。”此时的我真像做了一件缺德的事,心神不宁:若高速封道,车停在路上怎么办?路滑,出了事故,我不是罪魁祸首吗?负罪的自责、焦急、担心糅合在一起,我的心在剧烈地颤动。

  老伴见我失魂似的,笑着说:“天做事,一耙平,担心有啥用?”她一推开窗,一股冷冽的风迎面袭来,数枚雪花飘落在案台上,雪花飘落的嗦嗦声愈来愈清晰,街路已一片雪白。她迅速关上窗说:“半夜三更,旅馆关门哉,送书的哪里去睡?难道再叫他回杭州去吗?”女人就是女人,想事的确比男人周到。于是我照电筒,老伴把楼下贮藏室孙子睡过的那张简易床,一件一件搬到客厅里,拼好床,放上棉被。她又取出一串粽子,放到电饭煲里煮。忙完这一切,我的负罪感、焦躁的心绪有所减轻,时间已是晚上9时正。我拨通了送书工电话:“喂,师傅,我是金老师,你车到哪儿了?”“我在路上,不便讲话,到时联系你……”我想跟他说,慢慢开,别心急,他却挂机了,我估计送书只一个人,对老伴说:“现在老板算盘真精,无视工人安全,大雪天怎么不配一个押书的?”于是,我焦急心绪又回到了原点,却再也不敢打电话,怕师傅分心……

  我的心跳随着墙上时钟艰难地一格一格地爬行……在我再一次开窗望天的刹那间手机响了:“喂,金老师,我已到丰惠汽车站。”“好,您等着,我来接你。”老伴笑了,“你快去!你快去!”顿时,我似乎年轻了十岁,笑着夺门而出。时间是晚上11时35分。

  当我走到元贞桥的市场门口,平时拥挤狭窄的十字路口,此刻却空旷旷的显得那么宽阔,我惊呆了:一辆大卡车从元贞桥上驶来,我脚踏的土地微微颤动;不一会,远处灯光亮起,又一辆中巴开来,我忙上前招手,中巴头也不回地朝前远去。啊,大雪寒夜的公路上仍然车辆不绝。我环顾四周,却找不到送书工。“喂,师傅,我在元贞桥下的新汽车站,你在哪里?”“金老师,你站着别动,我过来。”不一会,一辆面包车缓缓驶到我面前,一个小伙探出头来,“金老师,快上车。”我登上车,连声说:“小伙子,大雪天,辛苦你了,谢谢!”“别谢,我们是打工赚钱的。”

  车子到了我住屋前,小伙子跳下车,察看了一下地形,熟练地将车倒进我狭窄的楼道门口。老伴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笑着说:“小师傅,喝口茶,上楼吃点东西,书到了,慢慢来。”大概小师傅听不懂老伴的上虞土话,我接过杯子,继续说:“小伙子,喝口水,上楼吃点东西,货明天早上卸吧!”他接过杯子,很快地喝完水,笑着说:“不,不!金老师,书放到哪里?”我考虑到放到楼上太吃力,就说,“放到楼梯的转台上。”我和老伴七手八脚地想去帮忙,可一捆都搬不动,而小伙子像大力士的一手一捆,快步走到转台上,那么轻松,那么自如,不一会儿,一千多斤的书卸完了。

  上楼时,小伙子又一手一捆带到楼上。老伴连忙打开电饭煲,叫我劝小伙子吃点粽子。我指着床铺说:“小伙子,已1点多了,床也给你搭好了,吃点东西就睡觉,天亮走好吗?”“不行,不行,老板叫我连夜回去,厂里还有许多书要送。”说着他拿出运货单叫我签字。突然,小伙手机响起,只听到小伙叽里呱啦地和对方讲了三四分钟。“小师傅,你不是浙江人?”“河南人。我前几年是开出租车的,生意难做赚不了钱,去年才进了印刷厂。刚才是老婆来电话,问我几号回家?”“那你几号回家?”“大概要再过半个月吧!”我签好字,小师傅执意要走,老伴连忙包上粽子和一包糕点,塞到小师傅手上。他好像盛情难却,笑着收下了,连声说:“你俩太客气了,谢谢。”小伙子坐上驾驶室,伸手与我们告别,我大声说:“大雪天,慢慢开,一路走好!”我站在风雪中,望着远去的车影,虽素昧平生,却情不自禁地掉下泪来。

  是夜,我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闪现着一幕幕镜头——想起了河南小伙;想起外出做石材安装的儿子;想起老家村里众多外出打工的乡亲们;也想起千千万万抛妻离子在外奔波的农民兄弟。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