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情系丰惠古城
2018年03月01日 09:45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刘雪珍 编辑: 任晓燕

  古城丰惠是我出生之地,在那里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那山,那水,那城,那门……再熟悉不过了,对她情有独钟,至今刻骨铭心,难以忘怀!丰惠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物产丰富,尤其是那独特的建筑:东城门、西城门(大西门、小西门)、南城门、北城门、大街、小街……中间隔一条街河,河上架着大石桥:登士桥(九狮桥)、酒壶桥、八字桥……街两边弄堂众多:许家弄、北门弄、庙弄……火神殿、岳庙、老县府、石牌坊等古建筑各有特色。解放初,刚进上虞县立一小(今丰惠镇小)一年级的我还扭着秧歌舞,围着四城门,穿过大小街,兴高采烈地参加国庆大游行。

  古城墙原是护卫丰惠的防御工程,在我印象中,她虽残缺不全,可却是我们小伙伴玩耍和采集野果子的好去处,直到现在,想起那情那景,我还在睡梦中笑醒过几回。东门城墙边有上虞县立一小(后曾是丰惠镇小),南门城脚下是上虞县中(现丰惠中学),她们是我的母校。在那里,我不仅完成小学、初中的学习任务,养成各种良好的习惯,学会各种能力,还让我初步懂得做人的道理,为以后成才打下扎实的基础。至今,师恩难忘。

  我老家东门城外刘家高道地与东门城墙河相望,孩提时,奶奶把许多与城墙有关的故事讲给我听,例如:放牛娃某某在河边放牛时被城墙上的田胡子兵用机枪扫死;老爸在房中挂蚊帐时被城墙上的兵老爷射下的子弹穿墙从耳边呼呼闪过,他差点儿……最恐怖的是我亲眼目睹的一景:那年我大约五六岁,一天晚上,小姨背着我去城里火神殿看的笃板《杨乃武与小白菜》,走到东门城墙边,昏暗中突然发现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挂在城门上,我被吓得不仅无心看戏,还做了一晚上的噩梦。第二天清晨,我迫不及待地把此事讲给奶奶听,只见奶奶摇着头,叹着气,十分怜惜地说:“唉,又一个三五支队被杀害了……”“三五支队是什么?”我好奇地问。“侬不晓得,三五支队是好人,专打城墙上的兵老爷,他们还在我家住过,和我们亲如一家人,帮我们劈柴挑水,十分勤快。干完活还和侬一块儿玩呢!不久,三五支队要离开我家,侬还紧紧地拉着他们的衣角,哭喊着‘叔叔别走!’”奶奶娓娓道来的故事,我听得津津有味。上学后,我才知晓,三五支队原来就是新四军。

  如今,城墙早已消失,人们安居乐业,“饮水思源”,千万不能忘记无数抛头颅、洒热血的英勇战士,牢记历史,不忘初心。我们不仅要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还有职责保护丰惠古县城罕有的名胜古迹。重现那山美、水美、人更美的古县城。来迎接明年第十三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将在中国世界语先驱胡愈之故乡丰惠举行。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