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印象哈尔滨
2018年02月01日 09:50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吴仲尧 编辑: 任晓燕

  如果有人问我,什么季节去哈尔滨最好,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冬天。

  哈尔滨自古有“冰城”之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不仅造就了引人入胜的冰雪世界,同时,还造就了别具一格的风土人情。如果不在隆冬时节去看看她,那等于没有见到这位佳人最俏美最风情万种的一面,令人遗憾,

  冬天去一趟哈尔滨,是萦绕在我心中多年的夙愿。今冬三九天,当我踏上赴哈尔滨的旅程,恰如去约会一位心仪已久的梦中佳丽,激动之情不言而喻。

  关于“哈尔滨”地名的由来,存在着多种说法。有人说这是由满语“晒渔网”衍生而来的,还有人说是蒙语“平地”之意。而俄国人认为,“哈尔滨”是通古斯语,指“渡口”。不管哪一种说法,都可以看出,哈尔滨最初的人间烟火,是游猎民族生起的。这样的烟火,野性、蓬勃、洒脱、无畏,生生不息,予以汉子粗犷的豪气,姑娘大咧的爽利。

  数九寒天,是哈尔滨雪下得最大的时候。雪是哈尔滨冬天的象征,哈尔滨以雪而闻名,雪也因为哈尔滨而美丽动人。此时,太阳岛的冰雪博览会已拉开帷幕,冬泳比赛如火如荼。不过,来到哈尔滨,一定要记得穿上羽绒服,戴上帽子,系上围巾,这样,才能抵御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能工巧匠们就地取材,用松花江上的冰块,塑造出了一个如梦如幻般的童话天地。夜晚的冰雪大世界灯火璀璨,一座座匠心独具的冰雕建筑,冰清玉洁,美轮美奂。晶莹剔透的冰墙与闪烁飞旋的光束,摇曳出五彩斑斓的光影,令人目不暇接。行走在冰天雪地里,虽然凛冽砭骨,却让我忘却寒冷,反而有一种在天宫漫游的美妙和逍遥。

  有着百年历史的中央大街,是一条历史文化名街,大约三里长,由方块花岗岩铺就,如今已被磨得光亮。这里汇聚了欧洲几百年的建筑风格,漫步游览,如同身临海外,异域风情扑面而来,所以有人说,走在中央大街,其实就是行走在世界建筑艺术博物馆里。在这条街上,可以看见老的松浦洋行,它是巴洛克风格的标志性建筑,而声名远播的马迭尔旅馆,张扬的则是新艺术运动的精神,简捷流畅,典雅灵动。如今的妇女儿童用品商店,是旧时的协和银行,从它身上,可以体味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特色。还有道里秋林、教育书店、华梅西餐厅、中央商城……以及沿街栩栩如生的冰雕,巧夺天工的冰灯,置身其中,仿佛徜徉在一条古朴而又时尚的画廊里。或许,当年外国侨民的饮食习惯,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哈尔滨人的口味。有趣的是,哈尔滨人对大列巴、红肠、啤酒等这些洋食品依旧是有感情的,把它们的品质、特色和水平就这样一直被传承和保持下来,那些林林总总又常常是人满为患的老商铺、西餐馆就是最好的佐证。

  事过境迁,但每一位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中国人,都不会忘记在那个中华民族积贫积弱的年代,哈尔滨人在这条中央大街上流过泪、淌过血、丢过命。那时候,大街上传来的是穿着和服的日本艺妓踢踢踏踏的木屐声,日本宪兵骄横姿行惨无人道的残暴声,也有哈尔滨人民抗日的怒吼声,热血青年游行的示威声……英勇不屈的哈尔滨人民,经过十四年坚苦卓绝的抗争,终于结束了曾被侵略者蹂躏的苦难和耻辱,成为堂堂正正的中央大街的主人。

  有人说:“没有到过中央大街,就不能说来过哈尔滨。”如今的中央大街是来哈尔滨旅游观光者的必到之地,百年积淀的文化底蕴,独具特色的欧陆风情,经久不衰的传奇故事,流光溢彩的迷人夜色,构成了人们心中浪漫、时尚、典雅、高贵。中央大街不但是哈尔滨人心中永远迷恋的情结,也是国内外友人心中的向往。

  中央大街北端的终点,是哈尔滨的母亲河——松花江,那座高高耸立在堤坝下的防洪胜利纪念塔,为百年老街增添了一个地标性建筑。松花江满语叫做“松啊察里乌拉”,意为“天河”,源自长白山天池。它穿越苍茫的林海雪原,淌过广袤无垠的黑土地,纳百川,汇千水,浩浩荡荡成为一条滔滔大江,给予黑土地充分的水源和充盈的滋养,也孕育了哈尔滨这座中西方文化交融的现代化城市。

  其实,对于我久居江南的人而言,初识松花江,是源于那句耳熟能详的歌词:“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这首由革命音乐家张寒晖创作于1936年的《松花江上》,带着凄婉与悲愤,沿松花江一直传遍大江南北,是抗战时期东北人民的一腔激昂悲壮。是呀,历史上,哈尔滨也有其沉重惨烈的一面。日寇的铁蹄践踏了这片美丽富饶的黑土地,哈尔滨也难免沦丧,惨遭生灵涂炭。只要参观一下东北烈士纪念馆和位于平房的731细菌部队遗址,就会帮你重温这片土地曾有的壮怀激烈的抗日情怀,以及漫漫长夜中的血雨腥风。你也许会明白,为什么这片土地的夕阳,会浓烈如血。

  严冬下的松花江,江面早已千里冰封,白雪皑皑,据说冰的厚度可以达到3米之多,连汽车也能在冰面上自由自在地行驶,没有亲眼目睹,真是无法想象。那些乘着雪橇、滑车、雪爬犁在冰道上飞驰的游人,尽情地享受冰雪赐予的快乐。玩久了,如果不胜严寒,牙齿打战,手足发木,完全可以在雪地上,和着热烈的音乐节拍,跳起欢快的舞蹈。我站在松花江上,虽然朔风如利剑切割,直刮得脸颊隐隐生疼,冷气好像钻进了骨缝,但我知道,不经受严酷萧寒的煎熬,是体验不到北国冬天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的壮丽景象的。仰望头顶湛蓝的天空,俯视脚底澄澈的坚冰,我似乎感觉到有一股急流在足下涌动,顽强地要摆脱冰雪的桎梏,曲曲折折地奔向温暖的春天。

  有位作家说过,哈尔滨的四时风景,不管怎样变幻,呈现给世人的,都是一幅幅耐人寻味的水墨丹青画。但我总觉得,冬日里的景致,应该是哈尔滨四季中最辽远而壮丽的画卷,它不以浓艳和华丽吸引人的眼球,而是以经久的淡雅和素朴示人。这样的美,庄严神圣,触动心弦,永不凋零。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