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休闲频道  >  文学
那个沉睡在水下的故乡
2017年11月09日 09:40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黄 泳 编辑: 任晓燕

  我的童年,是和妈妈相依为命在上虞山区的农村度过的,后来那里修了水库,整个村庄被淹没,从此永远消失在行政地图上。姐姐和爸爸则生活在县城里,离我们大约30公里远。那个年代好像有很多夫妻两地分居的情况,交通也不方便,所以我们团聚的时间并不多。

  在农村的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那里山清水秀,人们淳朴善良。我妈妈在乡里的中学教书,我则在中学对面的乡村小学上了一二年级,直到9岁才搬到县城去。我始终认为,农村是我的故乡!

  小学很小,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个班大约20-30个学生。后来我到县城去上学,每个年级有5个班。我上5年级时,有一次回村,碰到一个以前认识的小朋友,问我现在读几年级。我回答说我读五(5)班。他说哇,五五二十五,你读二十五年级了,这么厉害啊!我顿时挺挺胸膛,小小的虚荣心让我没有给他解释。

  不管是在农村小学还是县城小学,好像每个班都会有一个长得丑丑的女生。我们班那个,不管冬天夏天,永远拖着鼻涕,拖到差不多到嘴唇的时候,哧溜一声吸回去,然后慢慢地再拖下来,她的头发和衣服又脏又乱,脸上布满雀斑。更要命的是她总是会偷偷摸摸监视你,为了好向老师去打小报告。有一次,我们一帮男生,相约放学了去竹林偷笋,有一个绰号叫瘌痢的男同学,最积极,帮大伙儿拔了很多笋。然后我们就地分赃后各自回家了。第二天一早,老师就点名了,名单一个不落,全部罚站。果然是这个鼻涕虫女生告的密!估计她鬼鬼祟祟地趴在稻草堆里吧。最后瘌痢最倒霉,大伙儿供认时全栽赃给他,说是他带的头,他拔的最多。现在想想,我们这帮小孩子真是不道义!

  每个班也基本会有一个长得漂亮的女生。她姓王,家庭很富裕。小王的妈妈在供销社当销售员,和我妈妈是朋友,每次我拿着两分钱去买糖的时候,她妈妈总会从自己兜里也掏出两分钱,多给我一块糖。而我总是帖然无词,红了脸却害羞地连谢谢也不会说。小王总是穿得漂漂亮亮的,在我们一帮农村小子和丫头中间,像公主一般。不知道那时候是风气,还是内心的妒忌,总之一旦看到你和女生接近,大家马上就会鼓噪和挖苦。男生个个跟水浒传里的好汉一样得了厌女症,好像同女生接触是一种奇耻大辱。其实只不过表面上装的,心里可盼望着能和女生说句话来着。

  周末偶尔小王会带着她的小妹妹一起和我来玩,有一次被隔壁年级的又矮又胖的男生看到了。周一刚到学校,我就发现消息已经传开了。那小子带了一帮人一个劲地在教室门口鼓噪:“哦, XX和XX是相好!”这可真是奇耻大辱,幸亏我还有几个哥们,挺身而出要教训那几个小子。于是我们开仗了!那时学校教室的地是黄泥地,跟现在贫困山区学校的泥地操场一样,可以用手抠出一大块土来。当时我们就抠了黄泥扔他们,他们也用泥巴回击我们。总而言之,教室里面尘土飞扬,桌子凳子上全是厚厚的灰尘。等我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场面已经不可收拾了。

  那天我们十来个人被班主任罚站了整整一天。我记得图画课的林老师来上课时,惊讶地发现教室里歪七竖八地站了一帮人,问及原因,我哭丧着脸回答说:“别班的人说我和XX是相好,我们就打起来了。”我直到现在还记得林老师脸上那种忍俊不禁的表情。他说:“那么这样吧,别站在位置上挡着后面的同学,都站到前面来吧!”于是我们一帮人整整齐齐,站到黑板前面去了。

  罚站那么久,又累又无聊,我开始给大家讲太平天国李秀成打杭州的故事。农村的孩子都没有机会听什么故事,其实我的故事也是从城里爸爸的书里看来的。我记得讲到太平军扛着箩筐扔雪白的肉包子的时候,小朋友们都不约而同地咽口水!那时候我们小孩子真是太饿了!我和妈妈在家每天吃的不是咸菜,就是梅干菜,或者腌菜,还有霉芥头(我妈节省到连芥菜根都不舍得扔掉,要放在坛子了腌着),很少很少吃到肉,以至于后来我搬到城里去,最初有一段时间竟不能适应肉的味道。我记得那时候我的晚餐总是酱油拌饭,再放一点猪油,没有任何其它菜。然后我妈拖一把椅子,让我到门口去吃,我就像一只小狗一样,还吃得不亦乐乎!

  虽然饭菜没有营养,但是至少在二年级前我还是又白又胖,大约是娘胎里带来的养分还没有消耗殆尽。大家都很喜欢我,学校里有一个好叔叔和一个坏叔叔,大概一个是姓郝,另一个姓薛(当地人薛的发音和坏的发音一样),那时都是毛头小伙子,都最爱跟我开玩笑,挠我痒痒,或者让我骑在他们身上。不过他们看到老校长来了,马上就板起脸,灰溜溜走了。妈妈中学的校长年纪大约五十几岁,长得瘦瘦的,眉毛长长的,像峨眉山得道的老猴。他很严肃,中学老师们都怕他。但是他看到我却总是眉开眼笑,远远地就会喜欢地叫我:“泳——”那个长音大概可以从高八度拖到低八度。他姓颜,我叫他颜伯伯,他很喜欢和我开玩笑。

  我小时候有一个小小的烦恼,就是那时候泌尿神经还没有发育完整,晚上经常尿床,害得我妈三天两头洗晒被单。有一天颜伯伯神秘兮兮地把我叫到跟前,笑眯眯地说:“哎,你要是昨天晚上尿床了,第二天一早就来告诉我,我就输给你一两粮票。要是没有尿床呢,你就输给我一两粮票,怎么样?”我那时还没有上学,很幼稚,于是不假思索地、高高兴兴地答应了,心想还能挣点粮票给妈妈,她一定会高兴到夸奖我。最后这个游戏没有进行多久,因为我还不至于能够尿床到赢。那几天一早我远远地看到他来了,就逃,因为我没有粮票。颜伯伯总是远远就开始叫唤:“泳——,昨天杂稀出了(尿床)没有?”

  我一开始并不为尿床的毛病太过烦恼,毕竟还小嘛,而且还没有上学,还没有同龄人嘲笑你!直到上了一年级。大约是6月的一天,天气很热。学校安排午休,小朋友们不是睡桌上,就是睡凳子上,反正轮流睡凳子或桌子。那天轮到我睡桌子上。结果出状况了!我睡得很死,没有感觉到自己尿床了!到了起床时间才迷迷糊糊听到周围很嘈杂,同学们围在我周围七嘴八舌地吵闹。我敢打赌那是我一辈子最急中生智的一次,我眯着眼睛用耳朵判断出情况后,就一骨碌起来,看着湿漉漉的裤裆对大家说:“我睡觉前买了一支冰棍,来不及吃铃就响了,我只好放在裤袋里,想等睡醒了再吃,结果融化了!”该死的,大家居然都相信了!于是就一哄而散。

  班主任董老师来了,她叫我脱掉长裤,放在教室外的矮树上晒。她是那么好的一个老师,我知道她一定能闻到尿骚味的,但她什么也没说。上课铃响了,我只好穿着短裤上课。巧的是这时候居然来了一个卖冰棍的!我想这一切大概是上帝特意安排来掩盖我的糗事的吧,否则一个卖冰棍的怎么会在上课时间出现呢?正好是董老师上课,她把卖冰棍的叫过来,付了5分钱买了一支白糖冰棍,让我到教室外去吃,补偿了我那并不存在的损失。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吃得最没有滋味、最慌张却又最令人感动的冰棍了。现在我回想起来,我真是很感激班主任,我们俩如此默契地配合了一次,天衣无缝,瞒骗过了所有人!不过问题是现在学校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年级有个大傻瓜,睡觉时把冰棍放在裤袋里!

  回家后,我并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妈妈。直到几天后,我终于为此付出了代价:消息终于传到了我妈妈耳朵里!那天晚上睡觉前,她突然把我抓来,劈头盖脸揍了我一顿,因为她实在无法容忍一个如此愚蠢地能把冰棍塞在裤袋里睡觉的儿子。而我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她打我,刚好那天晚上停了一次电,我兴奋地在她的办公室里乱走,结果摸了一手的油墨,我以为是因为这个事情惹妈妈生气的,后来打着打着我才明白是因为冰棍事件,但是小小的自尊心让我没有做解释。那是我妈打我最狠的一次,我的屁股疼得实在受不了,只好逃到隔壁老师家里去了!

  我妈很爱我,但是她教训我的唯一办法就是打屁股。因此我只好学会了说谎。有一次大热天,我一个人在操场上玩耍,不小心掉进了操场中央的石灰池,裤子都湿了。我爬出来,心想糟了,又要挨揍了。这时候看到操场边上有一张石桌,被太阳晒得滚烫,于是急中生智,一屁股坐上去想把裤子烤干。为什么不把裤子脱了烤呢?因为如果我妈看到了我光着屁股,就知道我又闯祸了。所以我只能穿着裤子烤。在大太阳下面,滚烫石板的滋味可不好受,水滴下去,差不多快要嗤的一声蒸发了。等我屁股烤红了裤子才快烤干,这时我妈出现了!我赶紧努力做出一种晒太阳的享受状。我妈大概刚刚受到冰棍事件的刺激,一看自己的傻儿子居然在大太阳底下坐在石板上,满头大汗却还笑眯眯的。一个箭步冲上来,不由分说,屁股上又是一顿揍。

  唉,童年的我总是付出大智若愚的代价!

  我的童年还有其他许许多多难忘的事情,有趣的、出丑的,但是好像总是跟裤子有关!

  农村的大白鹅很爱欺负小孩子,我大概4-5岁的时候,有一天在家门口被一群鹅拦住去路,几只凸头大雄鹅伸着脖子嘎嘎叫着,用嘴来咬我,最后咬住我的裤子,给拉了下来。我只好一边努力提着裤子,光着半个屁股,一边哭着大声喊妈妈。结果我妈妈赶来救了我。

  说到哭,哭还救了我一命!有一次我和另一个小孩(他的绰号叫八戒,又矮又胖)一起结伴去村后的山上玩。山里一户人家的狗叫得特别凶,走过那户人家大约几十米后,发现一条大黄狗追上来了,我们两个顿时魂飞天外,拔脚还没有跑出多远,它已经追到脚后跟了。它凶得不得了,狂吠着好像要把我们撕成碎片一样。怎么办!?哭呗!我们两个不约而同转过身来对着大狗嚎啕大哭。于是很奇怪的一幕发生了,这条狗一愣,好像没有想到我们会使出这一招似的,本来张牙舞爪地,现在一声也不响了,盯着我们看一会儿,然后觉得很没意思似的,转过头夹着尾巴,悻悻然地跑了。我们哭着哭着,眼睛从手指缝里一看,大狗已经走了,于是赶紧逃命。

  这些事情有趣吗?!然而当写完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却觉得伤感!

  熊培云说: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沉沦!我的故乡也是,而且是淹没在深深的水底了,因为建了水库。有着金子般笑容的人们也四处移民,老了,湮没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寻找旧日的记忆了!

  然而,故乡,永远在我的梦里!永远泛着金黄色的光芒。金黄的沙子,金黄的稻谷,金黄的向日葵,以及人们金子般灿烂的笑容!这个我度过了一生中最幸福时光的地方!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