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印象上虞
在凤鸣山享《醉翁亭记》之乐
2013年10月17日 09:59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通讯员 阮佳波 记者 楼丽君 文/摄 编辑: 沈丹

  总有些想法不谋而合,正如乘着秋风到凤鸣山转转。

  还未走到山门,清凉之风便从山间跃出,扑面相迎。素来听说凤鸣山是一块清幽宝地,适合身体的徜徉,思绪的放逐。果不其然,这迎面撞上的山风确实也如一枚久违的钥匙,打开了因日常工作、生活的劳累而束缚在身的枷锁,放飞了羁绊多日的心。山上茂林葱郁、修竹参天,它们呈合围之势向石板古道涌来,构成了一条直通上山的绿色隧道。山脚凤鸣坊有对联曰:“石门开处,山藏古庙雪霜清;步入南屏,洞泻流云河汉远。”我们几个便穿进隧道,往凤鸣山更幽处一探究竟。

  未行几步,便闻水声潺潺。因为周遭非常静谧,似乎能辨别出每一粒由上至下滚落的水滴撞击到青石块后,在林间所发出的推推搡搡的叫唤。时值国庆放假,游人虽络绎不绝,脚步却极是轻柔,仿佛是怕踩坏了这股热闹的劲头;又或是,秋天的脚步本来就是那么温馨和从容。循声走近看,溪水一米来宽,曲折三叠;澄清中带着碧绿,柔软中蕴藏了气力;于五六米上下的落差间,一高一低相继穿过一座石拱桥和一块石板桥。两桥之间,有亭翼然立于溪畔,亭内少长咸集,此时赏水玩花,宛如《醉翁亭记》之乐。

  我们沿溪寻源,却被我们寻得一番奇异的天地。原来溪水是从一条巨大的山间缝隙中流出的,裂隙近两米宽,十余米高,进深亦有十余米,形成一个天然洞穴。还没到洞口的时候,我们就看见飞沫从洞内泼溅而出,一浪接着一浪,宛如烟雾,似有妖或仙。初到洞口,汗毛就很自然地竖立起来,极大的温差令人忍不住喷嚏连连。而即使再大声的喷嚏,此刻也会被洞深处的飞瀑声音所掩盖。几只蝙蝠或许受了惊吓,从洞内扑翅而来,反把来不及看清是何物的我们吓得不轻。洞底瀑布虽然不大,但因独霸了这窄而高的洞天福地,而显现出无比威武的喉咙,大有“占洞为王”的气势。就连洞底的清水也沾染了飞瀑的脾气,它们从洞内深处落地的那一刻起就不长眼睛地往外闯,常常漫过垫脚的石块,故意浸湿我们的鞋子。有的干脆还未落地,竟也飞一般地一股股往外窜。

  我们进入洞内,不多时就感到了浑身被包裹般的湿润,水汽分外充盈。石洞两边山石光滑湿漉,像是数千年来都没有干过一样,又像是原本就是从石壁的毛细孔里冒出水来一样。抬头仰望,还有两块巨石镶在洞顶缝隙间,摇摇欲坠。光线从顶处的山石和密布藤条缝隙间勉强刺下,洞内大体还算亮堂。

  再往上则是凤鸣真人祠。此中有传说种种,仙姑修行、伯阳炼丹……仔细听着同行伙伴的介绍。于我而言,都如真人祠背后流经的溪水,难觅起源,又分外迷人。因故,也总有一些心思别出心裁的,正如披着秋露前来凤鸣山露营的。

  待到西山像一个守财奴似的,收走了最后一枚散落在人间的金币,游客散去,凤鸣山也在黑暗中合了眼。山崖上的千年老藤被晚风柔和地抚触着,渐渐平复了心绪。我们在靠近魏伯阳炼丹处的平地上扎营,与满山的小虫、小花的呼噜声一同睡下。悬石飞瀑的鼾声是最响的,但却是如此惹人喜欢。

  远离利益,深入自然的自己是最真实的;告别白昼,拥抱暗夜的自己是最真实的。当剔除了一切的喧嚣,真实的自己便慢慢流露、溢出。常在钢筋水泥之林的夜里辗转反侧的自己,是很难抗拒这样的宁静之夜的,虽然是陌生的环境,却非但不讨厌,反而甚觉可爱。眨眼仰望星空,星空眨着眼睛默无声息地注视着自己,相看两不厌。

  我们又四下走了几步,凤鸣山里唯有桂花高高升起的香味在黑夜里依旧亮着,为我们引路。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