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印象上虞
既要“快旅慢游” 更要“快旅重游”
2013年07月16日 09:19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记者 楼丽君 文 刘盼 刘丹 摄 编辑: 沈丹

  游客驻足大舜庙

  7月1日宁杭甬高铁正式通车,上虞步入高铁旅游时代。

  高铁开通,沿线各城市之间同城化效应显著,时间距离大大缩短;高铁开通,拉近了城际之间的距离,使得近郊游、休闲游成为可能;高铁开通,缩短了“旅”的时间,增加了“游”的时间,放慢了“游”的节奏,开启了“快旅慢游”时代。

  因此,沿着高铁线路,上虞市民周末到扬州洗个脚、到南京吃个饭,南京、上海、杭州客人到上虞开个会、摘个葡萄、吃个小海鲜已成为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应对高铁,我市旅游市场早已跃跃欲试,开发了相应的高铁游产品。市旅游局局长夏明尧表示,高铁旅游时代,既要“快旅慢游”,更要“快旅重游”。

  上虞可否打造慢游城市?

  慢,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健康的心态。

  “如今很多人对于旅游品质愈发看重,以慢游为代表的休闲深度游也被更多游客所青睐。”夏明尧说,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节奏,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下,“慢”是一种品质、一种态度的彰显。“上虞是否可以打造慢游城市,用那一份悠然自得的‘慢’,来让更多的游客脚步放得更慢、停留得更久,是上虞进入高铁旅游时代后,着重要考虑的话题。”

  曾多次来虞参加“四季仙果之旅”与乡村休闲旅游论坛的浙江大学教授陈力耕认为,上虞的乡村游大有可为。“乡村旅游在游客休闲度假这块拥有资源‘富矿’,像上虞的二都杨梅、野藤葡萄等‘四季仙果’在长三角地区名气很响,上虞完全可以将现有的旅游资源发挥出更大效应。”

  “经济发展到最后,人最终还是会回过头来留恋乡村,因为真正能为人提供最舒适环境的还是乡村。这无疑为上虞打造慢游城市的吸引点做了注脚。”陈力耕笑着说,如今,很多市民游客都能感受到上虞旅游正从观光游向休闲游的转型升级。他建议,上虞旅游要“慢下来”,乡村是一片打造“慢游”的广阔天地,要将资源优势转变为产业优势,同时要在生态与文化保护上都要做到出色。

  “我们走得太快,灵魂就跟不上了。”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副院长、教授徐云松认同地说道,浙江乡村游发展较好的桐庐、丽水、缙云等地,将青山绿水看成是最大的宝贝,并且往往都在“快”与“慢”之间选择了“慢”。“更多慢城的出现,将会使得慢游形成新趋势,这也或将预示着让环境及精神都慢下来的‘慢时代’将很快到来。”徐云松感慨道。

  “所谓慢,就是将时间放缓,不再是走马观花,而是停一停、坐下来歇一歇品味当地的风土人情。”徐云松说,上虞的“四季仙果之旅”很有特色,还有当地每年举办的生态休闲旅游节、虞舜文化游、商务会客游等,都能让游客细细地“品味”游乐一番。

  “发展慢游,上虞应该在古镇老街上做文章。”浙江传媒学院教授祝晓乐建议说,“丰惠、道墟等几个乡镇的老街是几条非常适宜打造‘慢游’的老街。试想一下老街的慢旅游场景,早上醒来后吃一碗面条、馄饨,看看老上虞人打拳锻炼,晚上住一些‘有故事’的老式宾馆,是何等悠闲惬意。”

  旅游模式打破走马观花

  因为高铁的开通,缩短了“旅”的时间,相应增加了“游”的时间或放慢了“游”的节奏,开启了“快旅慢游”的时代,人们利用周末即可远行。

  “‘快旅慢游’的旅游模式让游客从以前‘走马观花’式的观光游中解脱出来,游客花费在旅途中的时间越来越短,留在景区景点的时间越来越长。旅游不再是向别人证明‘我来过’,而是告诉自己‘我在这儿感受了什么’。”夏明尧说。

  陈力耕教授则表示,宁杭甬高铁的开通,打破了长三角城市之间的地域界限,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时空距离。高铁时代缩短了旅的时间,延长了游的时间,游客可以慢下来细细品味城市的文化,深度了解当地自然人文风情。

  高铁开通后,上虞与长三角地区上海、杭州、南京、宁波等城市间形成“1-2小时交通圈”,与珠三角的联系也更为便捷。上虞有望成为长三角游客常来常往的休憩地,京津、福建、广东、安徽等地游客新选择的旅游目的地。无论对上虞市民还是外地游客来说,都是利好。

  祝晓乐教授分析,“以时间换空间”,高铁将使整个客源市场结构发生改变,使客流的空间、时间趋于均衡。同时,也会影响游客消费结构的变化。“未来,商务客人是高铁的重点,新生代旅游者、大学生、企业白领也将成为高铁游客的主流。高铁时代的到来,将使多元化的生活方式显现。”祝晓乐说,高铁还将对上虞景区带来一些变化,将推进上虞与周边地区的旅游合作,使不同景区关联,有效进行资源整合。

  打好亲情牌和文化牌

  高铁开通,各沿线城市都在积极发展高铁旅游。相比于南京的古城风韵,杭州的湖光山色,苏州的江南园林,上海的海派文化,上虞面临的竞争不算小。那么,上虞在迎接高铁旅游时代上都做了哪些准备?

  夏明尧介绍说,旅游局曾做过相关调查,不同地区的人对上虞的感受不一样,针对此,我市着重打好亲情牌和文化牌。

  首先,从“同城”变成“融城”。“同城”是交通概念,而“融城”是一种文化认同。“上虞与上海地域相近,文化相亲。上虞有30万大军在上海打拼、发展,上虞与上海之间的感情是建立在血缘基础上的。为此,我们要打好亲情牌。”夏明尧说。

  针对杭州、嘉兴、南京游客,我市则要打好文化牌。嘉绍跨江大桥即将开通,从嘉兴到上虞开车只需一个半小时,除了现有的采摘游线路,我市将重点打造虞舜文化游和商务会客游,实现差别化营销,不断开发新的旅游客源市场。

  高铁时代缩短了“旅”的时间,延长了“游”的时间,游客可以将“旅”节省的时间用来慢慢地游览目的地城市。如何让游客在旅行中慢慢品味一个城市的文化,做好“慢游文化”的文章,将成为每个旅游城市的最大挑战。

  夏明尧说,既要“快旅慢游”,更要“快旅重游”,所以旅游局整理出自己更有差异性、更有卖点的产品,在产品、活动、服务上有新的创意和提升,让外地游客能不断地来,反复地来,提高重游率。

  “高铁时代将使点线旅游转化为板块旅游,从景区、景点等产品建设过渡到目的地建设,这就需要我们对传统的旅游业态进行调整提升,同时要积极培育适合高铁人群的旅游新业态。我们正在抓紧建设曹娥江旅游度假区,积极开发适合家庭住宿的主题酒店、功能性酒店、经济型酒店;企业白领喜欢的特色度假村、品质会所、专项俱乐部,大学生青睐的山地自行车和露营地。”曹娥江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方建平说,只有深度型的产品才能更好地吸引游客。

  记者手记

  高铁是一把“双刃剑”,尤其是对沿线中小城市而言,更是有利有弊。高铁就像强大的“吸管”,各种资源在“快”的条件下流失得也快,它能把商流、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吸来,也能快速吸走。

  高铁因为速度快,带来了远方熙熙攘攘的客流,但也是因为速度快,熙熙攘攘的客流可能因为基础设施以及服务不完善,因此走得比以前更快。高铁开通为旅游目的地打开了一个新的旅游兴趣人群市场,也会形成新的城市发展极。一些竞争力差、没有明确定位和比较优势的城市可能会成为高铁游竞争的失败者,逐步成为高铁客流的过道,而不是目的地。

  便捷的交通将旅客快捷的输送到旅游景点,而如何让游客们停下来慢慢品味则将是未来旅游城市的一大难点。旅行并不是从抵达目的地才开始的,而是在列车车厢中就已经开始了。我们应在服务细节上下工夫,给游客更多的愉悦体验。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