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上虞
家禽养殖风险,谁来承担?
2013年06月03日 09:09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日报 作者: 见习记者 冯楠 赵晶晶 编辑: 李梦婕

  3月底,H7N9禽流感疫情来袭;4月3日,我省启动应急响应;5月16日,禽流感警报解除。原本首当其冲的活禽交易陆续复苏,多日来不知禽味的市民开始将鸡鸭请上饭桌,人们似乎看到了风平浪静后的日常回归。但对于从事养殖业或以买卖家禽为生计的人们来说,这种平静他们很难触摸得到,甚而化为一种甩不掉、放不下的不安。

  5月24日,本报连续报道过《凑学费的5000多只鸡成了心事》的汤浦养鸡人沈文纬因为急着卖鸡,不幸在途中被大货车撞上,现在老沈还躺在医院里。而他这次要赶着卖掉的鸡,原先其实已被人订下,共有700多只,但因突遭禽流感,遭到全部退订。

  卖不出去,只好留起来养着,谁想一养就是50多天,总计亏了1.5万多元。而小越新宅村的养鸭户陈来法,在农历腊月开养的2000余只冬鸭,在4月7日,其中一批仅以3.2元一斤贱卖给了杭州的客户。

  5月30日,在新建路菜场活禽交易区,摊主裘大庆在禽流感解禁之后,第一天开张,但早上7点来,9点他就想走了。他说,现在来买活禽的买主还是很少。前一天进的6只鸽子,仍一只不少地待在笼子里。

  在这之前,裘大庆一直休息在家,用他的话说就是做了近两个月的“嬉客”。没有分文的收入,也没有相应的补贴,但却要承担每天80元的摊位费开支。

  禽流感时期,对养殖户来说,养得越多,亏得也越多,同时影响的远不止于此,前一批卖不出去,后一批就补充不上来,无疑拉长了养殖周期。周期一长,一年里能售卖的批数也相应减少。养着的鸡鸭又不能饿肚子,超期的饲料喂养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这次禽流感期间,每只鸡鸭1元的补贴,对于少则一两万元,多则六七万元的亏损,可以说能起的作用也只能说是“杯水车薪”。但在这次应对禽流感的补助补贴当中,除了有一定养殖规模的农业企业可享受政策,个体的禽类贩销户并不在其中。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市从事家禽类养殖、销售的主体,大多是个体小户,且从业时间都不短,长的二十多年,短的也有七八年,场地、棚所摊下去,销路、经验积起来,很难做到想撤就撤。再者因长期从事这个行业,如若另转行,又缺乏相应的技能,很多户主都不愿轻易放弃。因是个体小户,又普遍缺乏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的养殖模式和销售模式,一旦疫情袭来,几无抵挡之力。

  为此,前不久,我市数位农业专家曾呼吁,在当前家禽业尚未准许参加农业保险的前提下,要通过建立畜牧业发展风险基金、完善畜牧业保障机制、补贴制度及加大禽类保险力度等方式,增强家禽业的抗风险能力。

  同时,对于众多个体家禽养殖小户,可通过组建农业合作社,抱团出击,以增强抗风险能力。在这方面,我市的水果农业合作社的成功经验可供借鉴。如驿亭真山杨梅专业合作社,上虞龙浦葡萄专业合作社等通过联合多个农户,以抱团的方式,对出产水果采取统一包装,统一品牌,并经由产销对接来加强渠道把控能力,实施价格保护,使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

  “禽流感来袭后,就是感觉这个行业很不稳”,这是家禽养殖户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不稳”,其实不光是家禽业,应该说其所属的农业本身就充满着固有的风险,其中天灾、疫病最为常见,只是这一次禽流感的影响更具可观可感性。

  目前,在“散小户”为主体的格局下,脆弱的家禽业,要抵挡住禽流感的“冲击”,除了政府主导的事后补贴,也应同时发挥市场机制,推动一系列贯穿始终的抗风险措施尽快落地生根,这样才能让家禽从业者不再担惊受怕,使家禽业走出暴涨暴跌的恶性循环,同时使居民日常需要的禽蛋产品,保持稳定的、可持续的生产和供应,从而重拾整个行业发展的信心和势头。

  禽流感警报虽已解除,但前来购买鸡鸭的买主依然稀少。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