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上虞新闻网
上虞田家祠堂续:一枚记录辛亥时代文化跨越的印章
2011年06月06日 14:50 上虞新闻网
来源: 上虞新闻网 作者: 编辑: 任晓燕
  田家祠堂的大石柱如何运来?

  整个祠堂当年至少有108根石柱,石柱高6.5米,圆周1.2米,可以想象有多么气派!用石柱取代被虫蛀坏的木柱,是这个家族郑重的决议。这支田氏家族起始于明朝一位从山东青州派到会稽的教育官员,是所谓教育世家。在他们看来,教育是千秋大业,无论多大的代价,用作学校的祠堂绝不可以是个“豆腐渣工程”。

  那些巨大的石柱是如何运到这个偏僻的小乡村的呢?原来,造祠堂时,在祠堂南边离围墙4米外开了一条河,石柱就是通过水路运来的。石柱被捆绑在大的木料下面,悬浮于水,像船一样撑过来。

  田时霖的一位长辈叫田征祥(也叫田其年,字冬芳,1837-1911)正是清廷负责宫殿建设的二品官。咸丰年间,他被派去管过北京的圆明园,亲眼目睹了圆明园被列强焚于一旦。他老了以后回忆起这事还痛心有余,曾自戏“白头工部在,闲坐说咸丰”,表达了空守废墟的寂寞和悲凉。他曾以猜谜打发时间,著有《寄傲山房谜稿》等,被尊为谜中泰斗。康有为的弟子、民国总统府秘书、国务院参议、著名京剧剧作家罗瘿公在《鞠部丛谈》中记载的《尧民歌》中“当年绮席倾商羽,苦忆煞白头工部。”说的就是他。

  田时霖在祠堂建造以前,曾多次赴京和这位“白头工部”商议。石料的来源、运输、雕刻得到了这位建宫大师的指导。可惜,祠堂还来不及动工,这位大师却不幸去世了。

  田家祠堂的图纸是谁画的?

  田氏族谱里发现有数张图纸,除了几张手绘祖墓地图为田时霖祖父所留外,一张祠堂平面图和一张“古虞永丰乡田邫地图”格外引人注目。这两张图绘制精确,比例、尺度、方向和图标完全采用现代绘图技术,显示绘图者接受过西方良好的工程作图训练。

  然而,在落后闭塞的清末民初,能够接受这种教育的人是不多的。这个作图者会是谁呢?

  图纸上的落款是“广铨放绘”。有人说,这个广铨是不是曾国藩的孙子曾广铨?他们的根据是田氏有几位族人和曾广铨相识,而曾广铨家又有人在英国学过工程。

  曾广铨(1871-1940),字敬贻,是曾国藩次子曾纪鸿的儿子,过继给曾国藩的长子曾纪泽为嗣。曾纪泽是中国著名外交家,清朝驻英法俄大使。曾广铨早年跟随曾纪泽在英国多年,自己也曾任驻英使署参赞。他精通外语,熟悉西方文化,还是活跃报人,精通印刷刻书。祠堂对联作者之一田文烈和曾广铨都曾出使过韩国,且都为李鸿章办过事,彼此认识。曾广铨在出使韩国期间,提出“兴学”、“保商”,以俭养廉,发扬祖国的民族精神,曾影响一时。他的主张和田氏祠堂对联作者们同出一辙。辛亥革命时,曾广诠解甲归田。他的儿子曾约农是英国伦敦大学工程科学士,熟悉工程制图。

  这种猜测是否属实留待史家考证。但是,即使不是从“白头工部”到“留英使者”,光是从“手绘草图”到“西式比例制图”,就显示了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即田家祠堂的设计跨越了一个时代,它犹如一枚小小的印章,在沉沉中国大地,在茫茫江南一角,清晰地盖下了那个特殊时期的痕迹。

田氏宗祠图

古虞永丰乡田邫地图

 

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上虞日报社、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9〕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